首页
> 学习交流 > 理论探讨

拓展代表履职平台 推进社区民主自治

2016-12-09 08:40:39浏览次数: 字体:[ ]

拓展代表履职平台  推进社区民主自治

——华侨路街道人大代表之家.民声议事园工作探索

王 媛   郑清清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推进社会治理精细化,构建全民共建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社区是社会矛盾集中凸显的关键环节,也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社区协商议事,推进社区自治既是我国基本政治制度的要求,也是社区建设的主要内容,更是社会发展的紧迫需要。街道人大处于“神经末梢”,距离选民和各种社会矛盾最近,是民意最聚集之地。因此,关注民生,倾听民声,践行民主,也是基层人大工委工作的重中之重。如何让代表真正成为“人民群众意见的代言者,社会民生问题的关注者,地区行政执法的监督者,基层民主法制的推动者。”几年来,华侨路街道人大工委以人大代表之家.民声议事园为载体,在破解社区自治与基层民主协商的难题上作了积极的探索和实践。  

      社区协商、社区自治是社会治理的根基和末梢。虽然社区建设工程中一直引导社区居民参与社区自治,参与社区管理,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总体上,居民自治还存在着议题针对性不强、参与度不高、协商议事机制不健全等问题。

       一、协商议事、社区自治参与度不高的因素一是参与动力不足。

     现实中社区居民虽然生活在同一个社区,但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有民主决策、民主监督等民主权利,从而表现在参与社区建设意愿不强。同时,即便是那些经常参与社区活动的成员也多数要靠社区工作人员反复上门动员才参与其中的,这种“运动式”的参与难以民众需求为主要出发点,导致民众参与热情低下,一哄而上,一过就忘。

      二是参与深度有限。协商议事、社区自治的内容很丰富,不仅有社区文化、社区卫生环境、社区治安等非政治性事务,还有关系到社区建设和发展等政治性事务。社区成员参与社区环境整治、文体活动等事务性临时性活动较多,但涉及到社区管理决策层面的事务,基层协商民主参与深度有限。

      三是参与主体不平衡。作为协商议事、社区民主自治主体的人,多以社区中那些社会地位高、有名望的居民或积极分子,普通老百姓很少能够参与进来。同时在参与的人中又呈现“三多三少”现象:退休人员多,在职人员少;老年人多,青年人少;女同志多,男同志少。作为社区成员主体的中青年人,由于工作生活繁忙等原因,很少参与。

      四是参与结果反馈不够。社区成员亟待解决的问题,在社区协商议事之后迟迟得不到反馈,或问题得不到真正的解决,政府对社区成员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在反馈落实上缺乏专门的跟踪保障机制。当这些议题无法得到及时的反馈并有效执行时,社区居民怀疑其参与的效能,导致参与的热情和积极性不高,感觉“参加与不参加效果都一样。”

      

     二、人大代表参与社区社会管理创新作用发挥不到位的因素 

      一是代表对社区社会管理创新工作情况缺乏深入了解。人大代表来自于社会的各行各业,只有极少部分是从事社会管理工作的,对社区的功能和要求了解的并不深入,对社区居民民生情况的了解不够全面。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他们在参与社区管理和服务社区管理创新上发挥作用。

      二是代表对社情民意的了解存在着信息壁垒。代表有参与社区建设,为选民代言的热情,但代表与选民、社区事务对接面还不够宽畅,代表了解“身边的”、“基层的”的社情民意信息量还不足,对社区的功能和要求了解的并不深入,这在很大程度上妨碍了他们在参与社区管理,服务社区社会管理创新上发挥作用。

      三是未能形成代表参与社区社会管理创新的有效路径。区人大常委会就代表履职和推进社区建设结合,也建立了代表接待选民、代表主题履职实践活动等相关制度和机制,但要让代表切实有效地履行起参政议政、民主监督职能,发挥出他们积极的作用,尚未建立起落地生根的工作模式。

 

    三、拓展代表履职平台,推进社区民主自治的实践

    近几年,华侨路街道人大工委针对代表参与社区社会管理创新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和实践。

     一是搭建代表参与社区社会管理创新的工作平台。为了拓展代表倾听民声的渠道,让代表更接地气,为代表在闭会期间更深入地了解民情、了解社区民主自治,更有针对性和实质性地反映民意、为选民代言,更好地参政议政提供方便。街道人大工委在征求专家和代表集思广益的意见之后,2011年11月,在人大代表之家里建立起“人大代表.民声议事园”,探索基层民主自治建设的路径。民声议事园的搭建,重在贯彻党的十八大“让人民监督有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精神,它切合了现阶段党对基层民主推进的要求,强化了人民代表民主代议的职能。民声议事园在理念上倡导“有地方议事,有人做事,有条件办事”,与街道“集中民智、整合民力、服务民生”,“加入身边的组织、关心身边的人和事,参与身边的活动”社区建设行动指南相融合,体现出基层大工作与社区建设的紧密结合度。

     二是制定工作制度及代表参与社区社会管理创新的长效机制。街道人大工委制定了《华侨路街道人大.民声议事园议事制度》,议事委员会制度。议事会组建人员以人大代表为主体、议题涉及到的相关部门代表、专家智囊团代表、法律顾问、社区书记主任、社区居民等组成议事委员会。议题确定制度。议题选择一般由代表走访询问、社区征集反映、驻区单位企业反映、居民来信来访等形式征询议题。议题内容主要以社区民主自治建设、社区公共服务建设和管理、关乎社区居民、企业切身利益等热点、难点问题。议事会务准备制度。正式议题确定后,在议事会举行前,由议事委员会秘书长负责以电话、网络或书面通知等形式通知参与议事的相关人员,告知议事会的具体时间、地点和内容,并在民声议事园公告栏公布。议事会议制度。议事会议由议事长主持,介绍议事内容;当事方陈述诉求;相关部门代表政策答询、协调;法律顾问咨询答疑;观察员代表旁听询问;人大代表参议、建议、监督;专家点评答询;议事委员会成员参议商讨,形成会议决议;议事秘书长记录整理起草决议,发布公告。议事会议原则上每月召开一次,一般安排在月中下旬,遇有重大问题或突发事件可临时召开。议案执行监督制度,催办督办制度。设计出规范的议事流程,以制度统领工作,既有规可守、有章可循,又有可操作的路径。

      三是强化代表参与社区社会管理创新落地生根。每年民声议事园围绕“人大工委自身建设”、“基层民主政治”、“行政执法监督”、“社会民生”、“征询选民意见”五大主题,开展议事活动。通过点题议事,确保针对性。发放《议题征集表》、聘请征集员、开通征集热线、设置征集箱等方式,征集选民关心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将“点题”较为集中的事项作为议事会内容,使社区议事,民主协商有了实实在在的内容,社区选民参与也有了动力。多员议事,确保广泛性。采取自愿申请和主动邀请相结合的方式,引导鼓励有议事意愿的选民报名参与,邀请“党代表、政协委员”、相关部门代表、单位企业代表等多层面人员共同议事,使社区参与。跟踪督办,确保实效性。议事会上广泛收集选民意见和建议,对选民反映的问题详细记录,能够解答的当场解答,会后将不能解答和办理的交由街道人大工委处理,人大工委再将办理结果反馈给代表和选民,做到协商议事有反馈、有结果,避免社区民主协商走过场,真正让参与主体从协商议事成果中感受到民主自治的价值和意义。几年来,通过人大.民声议事园就《如何发挥宗教团体在养老慈善服务中的作用》、《在社会治理背景下鼓楼社区教育的可持续发展》、《老旧小区整治管理》|《小区停车位管理》等召开了议事会86场,收集选民意见、建议682条,形成人代会议案、建议47件。人大.民声议事园通过征集议题、确立议题、研究议题、落实议题,力求“广‘听’民情,完善民意动态‘收集链’,广‘察’政情,完善政务工作‘监督链’,力‘解’民难,完善了人大监督‘惠民链’”,使代表参与社区社会管理创新落地生根,也推进了社区民主自治。

     华侨路街道人大.民声议事园探索在基层人大推进下的基层民主与社区自治的模式,切合了人大“上达行政,下集民声”的职责,切合了基层人大“贴近选民,服务选民”的特点,从一言堂、一家议向大家谈、全民议转变,使社区管理向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的社区管理模式迈进。通过探索实践,期冀民声议事园真正成为“民声 社声 议事声 声声入耳,家事 国事 天下事 事事关心”集纳民声的民心园,政通人和的畅和园。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